院史陈列

最新新闻

红楼记事

发布时间:2011-01-04 15:37 字体:      
  • 专家在线:

上世纪20年代美国基督教美部会与美以美会本着博爱、牺牲、服务、治疗、救济疾病者的精神,决定将两教会办的圣教医院及马高爱医院合并,共同筹资兴建一所规模更大的新医院。因是联合办院,故取名“福州基督教协和医院”,有同心协力,和衷共济,共同办好社会福利事业之意。英文名以捐款人姓名命名为WILLIS & PIERCE MEMORIAL HOSPITAL。自 1928101日起,福州基督教协和医院作为一个联合机构开始运转,一部分在城里,一部分在仓山,院长为美国人邱永康医生(Thomas.H.Coole)。

1937年建成新病房大楼,一色的红砖砌成,楼中央部分为五层楼,西翼四层,东翼三层。西翼地下一层临街为门诊,设候诊室、诊疗室、药房、挂号、收费处。一至三层为病房,设病床120张,最多可收治150病人,分为特等、一等、二等、三等4类病房,按照当时最现代医院的设计,配备手术室、隔离室、接生室、私人病房、X光室、教学手术看台,并设有小儿、妇产专科,五楼专供治疗肺结核病人。大楼装有西门子奥斯梯电梯(全省第一部电梯),配备了蒸汽管道,高压用来消毒和洗漱,低压用来取暖,是当时南方唯一有取暖功能的建筑。还有高压消毒汽锅,洗衣房。卫生间装有抽水马桶,病房的纱窗、门把手等部件是铜质的,不锈钢餐具、托盘、蚊帐、毛毯都是美国货。整个院舍有电灯及冷热水装置设备,水源是离医院半英里外125尺深的井水,并经检验证明没有大肠杆菌的水。电力线路保证国外先进的镭电设备、X光机、显微镜、化验仪器等医疗设备的用电,并设置了护士用电眼系统。所有夜间灯光都装在地线板上的墙内,以保障不影响病人的睡眠,走廊和病房隔墙装了防音板,消除噪音。医院办公室连接各个护士站有院内电话系统,调配厨房与各楼层服务间有专门的送餐升降梯,食品用装有热水箱的小车保温分送。医院还配有专用汽车。是当时福建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医院。红砖楼成为当时福州的标志性建筑,福州人的骄傲。

协和精神 严谨求精

一代代薪火相传中,协和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理念和传统精神。特别是在20世纪初,美国提倡标准化医院管理。福州基督教协和医院实行美国医学管理模式,形成了治院严格,医风严谨的作风。医院有严格的人才培养和管理制度,医师等级分明:主任——主治医师——总住院医师——住院医师——实医师。实行淘汰制,实习生经过各科轮转一年, 筛选后仅个别成绩突出者有幸留在协和。住院医生工作三年,最后只留一名做总住院医生,一年后才能晋升主治,各科只设一名主治、一名主任,主任多由外国专家担任。每年三月下聘书,没聘的医生下到福清、古田、长乐等协和卫星医院工作,竞争很激烈。


担任院长、主任、护士长的美国专家对医务人员要求极高。住院医师实行24小时负责制,随叫随到,不能离开医院,没有节假日,每周放假半天,可以外出购物、看电影。晚饭后要到病房查房,有时要工作到晚1112点。晚上门诊医生既要看急诊,又要给病人挂瓶。第二天,外国主任查房,拿着病历,值班医师要背诵昨晚病人的病情,查完房,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才能下班。

当时的检查设备很简单,诊断主要靠听诊器和医生的临床经验,因此非常注重临床观察。衡量一个医师的水平就看他对病人入院时检查得出的初步印象与出院的诊断结果符合率的高低。内科三大常规、静脉输液由临床医生自己操作。外科手术也由医生自己做麻醉,大多施行腰麻,麻醉完成后再洗手上台开刀,术中内科医生负责观察血压等情况。全麻则由内科医生执行。

我省著名心血管专家胡锡衷教授生前一再强调,是协和医院整整二十年严格的医学训练,打下了他扎实的内科基础,影响了他的一生。他回忆道:协和医院管理制度严格,学术风气浓厚,每天查房分早查房、午查房、晚查房,由主任带着。病房有英文打字机,病历书写、病史报告、交班、病例讨论都用英文,体检从头到脚,病史要问三代,病历书写要清楚,查房下级医师要背病历,包括心电图等检查结果。X光报告出来,外国医生拿着片子分析病情,提高下级医生的诊断水平,培养扎实的专业基础。

每周三全院医师大查房(Grand round ),各科室提出疑难病例,大家来会诊,讨论非常热烈、精彩,既保证了医疗质量,对实习生又是很好的带教,是实习生最喜欢的一课。

协和的疑难病例讨论会很有名,所有死亡病人全部要进行尸检,临床诊断不符合的,由病理科提供病例,先把病理报告遮盖起来,各科都参加讨论分析,先由住院医师发言,然后是主治医生、主任讲,最后再由病理科沈云英主任公布结果,相互对照,对提高业务水平很有帮助,大家很感兴趣。医院还发给医生每人一把图书馆的钥匙,自己可以随时去查资料。

医院对护士的管理也和美国医院一样,总护士长下设病区护士长。医护人员早上七点半上班,八点礼拜之后开始日常工作,口头汇报、书写病历、护理记录及处方都使用英语。护士长负责调配工种,抄写病历、药方、护理记录,还兼给实习医生上护理课。老护士负责带领护校的学生为病人打针、发药、洗澡、换衣。有专门的夜班护士长负责夜间巡视全院各病区的工作,处理特殊病情。医院还规定,护士如犯错,上班时禁戴制帽,标志受罚,会受到同事和病人的非议。护校的学生则会被罚延期毕业、留校察看。

总护士长杰克女士(Miss Jacobs),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人,身材瘦高,说话很慢,举止端庄,四十多岁仍单身,来中国多年,会说福州话。她工作极端认真、严格,整天在全院病房、门诊巡查,检查护士工作是否合格,拜访病人,征求意见。甚至经常半夜三更查房,如发现护理有不规范之处,看到护士在闲谈、看小说、织毛衣,她会严厉批评处罚,毫不留情,大家都怕她,没有人敢犯规。她还要求护士必须穿软底鞋,走路要用脚尖。医生护士的白大褂都必须熨烫平整,进病房楼要先在大厅对着镜子整装。就连实习医生量血压后血压计没折好,她都要叫来重新做。她对自己同样很严格,按照合同规定,美国医护人员在中国工作每三年可以回国休假一年,但她因工作需要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一直坚守岗位。

协和精神 勤奋奉献

老协和的许多外国医生在爱心的驱使下,甘愿放弃西方优越的生活,到贫困偏远的不发达国家治病救人,奉献自己的青春甚至是生命。

院长兼内科主任戴毓昭(Dr. Laura G Dyer),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美国白人女性,中等身材,待人和善,说得一口流利的福州方言,能直接和病人深入交谈。

在中国饱受列强欺辱,被西方人叫做东亚病夫的年代,戴医生却对中国百姓充满同情,对病人总是十分和蔼可亲。即使乡下没文化的农民叫她“番婆子”,她完全明白有不礼貌的含义,也并不介意,照样细心地为病人服务。在一位钩虫病并发严重贫血的病人出院时,她体谅到病人家境贫穷,吃不起鸡鸭鱼肉,用本地土话细心交代要多吃豆腐、菠菜、南瓜,增加营养。

抢救危重病人时,戴主任都要在场,总是交代下级医生:“电话就在我的枕头边,任何时候有事都可以找我。”并说到做到,不论三更半夜、病房、门诊有危重病例,电话一打她随后就到,马上投入抢救。

19434月间日军发动细菌战,在江西铅山一带用飞机投放带菌的老鼠,造成鼠疫大流行,蔓延到福州,每日发现数例,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很高。医院腾出一个病区专门收治鼠疫病人,规定发热病人必须由护士先检查全身有无淋巴结肿大,然后由专职医师诊治。大家都害怕传染,戴院长不顾危险自己亲自去看,穿着白色特制的预防服,连鞋子也套入的长裤,每看一个病人,就要到光亮处从上到下检查一遍全身有无跳蚤,再看第二个病人。

1946年夏秋,福州霍乱大流行,医院的小病房住满了霍乱病人。一天,戴医生正给刚入院的霍乱病人体检,病人突然控制不住,喷射性的吐了戴医生脸上和身上都是污物。戴医生沉着镇静,没有半句埋怨言,稍加清理,坚持处理好病人再去清洗。

她在中国行医三十多年,直到1949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协和医院回到美国,把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中国人民,救治了许许多多病人。她终身未婚,仅领养了一个中国小姑娘。

协和医院的最后一位美国院长蒲天寿(Brewster),父母是最早来华的传教士,他出生在福建莆田,对第二故乡和人民有着深深的爱,对当时福建缺医少药的民众非常同情,他在圣诞节前写信给美国友人,情词恳切地呼吁朋友们向协和医院健康基金会捐款,用于购买盘尼西林和巡诊的汽油,为住院的病人添置睡衣。他是著名的外科大夫,能手术治疗当时的绝症——结核病、溃疡病。他还利用1945年回美国休假的一年时间,在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取得了公共卫生硕士学位,回到福州依托协和医院创建了妇幼诊所、巡回医疗队、麻风病院等公共卫生服务机构,并通过美国提高的药品和食品控制疟疾及营养不良,为当地人民的健康做了大量的工作。把一生献给了救死扶伤的医疗事业,足迹遍布中国、萨尔瓦多、沙捞越等亚洲、非洲地区,在婆罗洲建立了流动医疗船,后因心脏病突发逝世,年仅59岁。这种勤奋工作的精神,无私奉献的大爱代代相传,成为协和的光荣传统。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