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内科

最新新闻

协和医院神经调控团队开展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手术

发布时间:2016-08-22 16:03 字体:      
  • 专家在线:

近日,我院神经调控团队成功为一名帕金森患者施行了脑深部电刺激(DBS)植入术,这是我院神经内、外科主导的多学科合作又一典范,充分发扬学科合作的团队协作精神,紧密合作,共同开创新局面,充分体现我院在神经调控治疗领域的先进水平。

陈先生年纪轻轻患帕金森病已经5年了,作为公司老总,很多业务需要处理,但是患上帕金森病后,行动不便,美多巴的药物蜜月期已过,有效时间缩短,“开”期减少,“关”期增加,与客户见面沟通的压力增大,诸多因素导致他心情低落,公司事务处理也不如之前顺手。

去年年底联系上了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叶钦勇教授。叶教授详细询问了陈先生的病情和用药情况,综合评估后推荐他可行DBS植入术,而且还向他详谈了治疗方案及术后的效果,并针对家属提出的各种疑问也做了明确的解答。

今年四月份,陈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住进我院神经内科,石松生教授和叶钦勇教授马上启动预案,由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影像科、麻醉科等多学科组成的神经调控团队开展术前评估。由团队中两位神经内科医师给予DBS植入术术前综合评估,包括UPDRS量表评估、黑质彩超、颅脑无间隙MRI扫描、睡眠脑电监测及急性左旋多巴冲击试验,其中急性左旋多巴冲击试验改善率达到62%,而根据中国DBS指南达到30%以上即可施行DBS植入术。经叶教授和石教授共同探讨后一致认为陈先生适合行DBS手术,经取得家属同意后决定施行DBS手术。

4月11日,神经调控团队成员商讨手术方案,通过手术计划系统确定靶点位置,制定到达靶点的电极植入路径,并应用3D手术计划系统进行模拟直至深夜。这是精确植入电极的第一重保障。

4月12日清晨,神经调控团队早早达到病房为陈先生安装立体定向头架,在影像科协助下行完CT扫描,然后进行CT与MRI融合再次确认植入具体靶点和路径后开始施行手术,通过立体定向头架设置XYZ三轴数据及角度,精确植入右侧丘脑底核(STN)电极,术中运用MER电生理记录仪器分别记录到电极经过丘脑、束状带、丘脑底核及黑质的特征性电信号,这种特征性电信号是电极精准植入到丘脑底核的第二重保障。最后电极植入在原设计靶点上0.5mm处,当接通刺激器时,陈先生突然喊了一声“啊!松了!感觉左边身体一下子轻松下来了。”随后进行了术中评估,陈先生的僵直程度和运动灵活度明显改善,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手术继续顺利进行,完成右侧电极植入后继续完成另一侧的植入。术中评估陈先生双侧肢体症状均有明显的改善。术中的帕金森病专家对症状评估判断是精确植入的第三重保障。在通过视频告知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家人好消息后,他们均露出了和陈先生一样欣慰的笑容。电极植入完成后,陈先生需要全麻下进行刺激器的安装,在麻醉科主任张良成教授的保驾护航下顺利完成。

术后复查头颅CT后与术前MRI再次融合,了解与术前计划一致,这判断植入靶点的精确度的第四重保障。

术后两周内陈先生说感觉全身舒服极了,没有服药也能够行动自如。神经外科谢海树主治医师告诉患者及家属:这是术后微毁损效应所致,真正疗效要等4周后开机的半年内进行评估观察,术后到开机之间还是要继续按照原来剂量服药。

5月10日是陈先生一家多年来最开心的日子,爱人、孩子还有好多亲戚朋友陪伴着他到协和医院来开机,陈先生是未服药过来的,开机后随着参数的调整,陈先生感觉越来越放松,最后选定其中一个相对合适的参数固定后,服药美多巴药物进行观察,半小时后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陈先生开始出现下肢不受控制。叶钦勇教授观察后指出“这种情况临床上称为‘异动症’,出现异动说明植入靶点精确,对开机后的疗效会更好”。经过叶钦勇教授团队精心的调整服药方案和调整DBS刺激参数,陈先生一个月后异动症消失了。患病前日常活动基本恢复正常,并且能够慢跑、打羽毛球和投篮,处理公司事务得心应手,与客户会面更加自信了,最近还出去广西和贵州旅游了半个月。

我院神经调控团队成功开展DBS手术标志着我院帕金森病治疗手段更进一步发展,也是我们继续前进的新起点,我们将依靠团队力量为帕金森病患者提供全方位的诊断与治疗,让更多帕金森病患者受益。

我院多学科组成的神经调控团队紧密配合,发扬我院“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协和精神,在术前评估、术中观察与评估、术后程控、术后综合管理等均由强大团队协作完成,使协和医院神经调控团队在帕金森的诊断及治疗达到了国内先进规范化水平,提高了帕金森患者临床药物治疗与DBS应用疗效。

小提示

手抖、脚抖、行动迟缓,很可能意味着帕金森病的到来。帕金森病患者常见症状包括:全身颤抖、肌肉僵直、无法保持平衡、运动能力迟缓……当控制运动的多巴胺神经退化超过60%时,便开始出现肢体颤抖、僵直,退化越多,症状会越严重。目前中国约有200-300万名帕金森病患者,约有1.7%的65岁以上老年人患病,而年过四十即手脚震颤的年轻患者人数也在不断增长。

对于出现“运动并发症”的帕金森病人来说,单纯吃药已难以控制病情,疗效较好的‘蜜月期’只有短短3-5年。此后,病人的症状仍会加重,而药物治疗产生的副作用也逐步显现。“运动并发症”是最常见的问题。一方面,它表现为“剂末现象”,即药效的持续时间缩短,上一次药物的作用常常不能维持到下一次吃药前。发生“剂末现象”的病人全身僵硬无力,甚至动不了。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异动症”,即服药起效或药效消失后出现手、脚、头、颈等部位不自主的舞蹈样动作。所以帕金森的治疗还需要手术、康复训练多管齐下。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外科石松生教授指出:帕金森病的手术应用较多的称为“脑深部电刺激(DBS)植入术”,是神经科学“精准医疗”的先锋,也俗称“脑起搏器”手术,是通过微创手术,在脑部放置一个电极来刺激脑内神经,使用时,病人可根据自己肢体抖动的程度,对电刺激的程度加以调整,从而改善肢体肌张力高、僵硬、动作迟缓。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叶钦勇教授同时提醒:即使装了“脑起搏器”,也不能停止用药,但病人的药量可比未安装时减少五成左右。由于帕金森病会随着病人衰老无法避免地加重,手术的积极意义在于改善病人的运动障碍,有助于延长用药“蜜月期”,并为今后增加药量争取到缓冲空间。对于出现运动并发症三年以上的中晚期帕金森病患者而言,DBS手术与药物相结合更优于单纯药物治疗,不过,对于出现“运动并发症”时间不足三年的早期患者,能否安装“脑起搏器”,目前国内仍存在争议。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内外科联合开展帕金森病人立体式综合诊断与治疗,包括量表评估,颅内黑质超声,嗅觉检测,睡眠脑电图评估,药物优化治疗,步态分析与训练, “脑起搏器”(DBS)手术,术后综合管理等。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多学科组成的神经调控团队紧密配合,在术前评估、术中观察与评估、术后程控、术后综合管理等均有强大团队,使协和医院神经调控团队在帕金森的诊断及治疗达到了国内先进规范化水平,极大地提高了临床药物治疗效果及DBS应用效果。


图1:商讨手术方案


图2:确定STN靶点


图3:3D模拟电极植入路径


图4:术后复查CT融合与术前预设一致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