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风采

最新新闻

陈建森:“我拼过命的武汉,她又活过来了!”

发布时间:2020-04-17 16:50 来源:福建卫生报 字体:      
  • 专家在线:

结束医学观察,医疗队从驻地回医院,刚好遇上堵车的福飞路,在车上的医疗队员陈建森觉得过去的72天恍若隔世。

48日,武汉解封。看到新闻里,武汉人走上街头,陈建森心里,那场景和眼前热闹的福州不禁重叠:“我拼过命的武汉,她又活过来了!”

密闭留观室里挤满了人,外面还排着长长的队伍

127日,福建首批医疗队拂晓出征,支援湖北。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院感科主任陈建森随队出征。

空,是陈建森对武汉的第一印象:武汉的机场空荡荡,武汉的街头几乎看不到人,他的心里也空落落的。

在这场疫情中,院感工作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陈建森和其他4位院感专家必须冲在队员前面,先一步到即将开展工作的医院查看医院布局流程和院感防控情况。

“我们支援的第一家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离最先爆发疫情的华南海鲜市场不到3公里,和我们对接的是一位40多岁的医生,起初对医院的情况并不愿多讲。我们反复说,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那个医生才终于忍不住,语带哽咽地跟我们描述了医院存在的困难和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陈建森说。

实地查看后,陈建森发现,情况比想象的更严峻:100多平方米的密闭留观室里挤满了100多人,外面还排着长长的队伍;因为物资紧缺,当地的医护连雨衣都穿上了。

化身“黑脸门神”,每天送80位队员进“红区”

实际上,由于初期对新冠肺炎病毒的信息掌握有限,特别是病毒传播途径不甚明确,所以采取什么样的防护措施,院感专家们心里并没底。

根据当时掌握的有限信息,专家们提出,应三级防护,才能尽可能地避免医护感染。此外,医疗队还将所有队员的防护物资集中登记,统一管理调配,统筹安排。

防护等级确定后,就是执行到位。

首先是病区院感的整改,连一道门缝都不放过。在首批医疗队战斗最久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接管的病区仅为非负压的肝病综合病房,不具备呼吸道传染病收治条件。

院感专家通过与院方交流,重新规划了医务人员进出流程,实现单一流向要求,避免发生交叉污染。

他们不放过半污染区与污染区病室之间的30多扇门,把门缝封严实;将清洁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分别命名比较好记住的“绿区、黄区和红区”,利用手机通话、微信交流等方式实现“三区”协同工作,优化医护排班,极大地减少了医务人员职业暴露机会。

陈建森等院感专家制定了“自查、复查、督查”制度,即队员穿脱防护用品时须面对穿衣镜自我检查穿脱是否到位;要求每次进出黄区和红区需同时2人一组,相互帮助、检查;院感专家跟班督导,及时纠正错误,同时也给队员提供安全的保障和信心。

福建省立医院院感专家林璇还自费在更衣间增设监控装置,实时监控、纠正错误动作和行为,进一步保证队员的防护安全和人身安全。

早上8点到晚上6点,每一组队员上班前都要经院感专家的“检阅”,帮助队员调整护目镜松紧,蹲下帮队员们扎好靴套。一天下来,院感专家们要护送80多名队员进入黄区和红区。

一些医生在“绿区”会不自觉地脱下口罩,这个时候,一向温和的陈建森也会“黑脸”,严厉制止,并在例会上做出提醒。

一些年轻队员初入隔离病房,身心不适,给病人打针时有时无法一针见血,总是很懊恼,心理压力极大。

陈建森就主动安慰惶恐不安的小护士,戴着3层手套,难免影响操作,即使没法做到一针见血,病人是可以理解的,让队员放宽心。

他说:“那个时候,其实我每天都提心吊胆,我把自己的工作站位定得很高。院感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一丝懈怠都不行!”

院感工作无先例可循,必须“提前亮”

院感工作,很多时候要以“防”为主,发现别人看不见的细节,马上整改。

针对医务人员职业暴露的问题,院感专家们事先要做好各种预案并进行多次演练,要求队员掌握职业暴露应急处置流程。

通过协调院方采用安全型无针输液连接装置,从而杜绝可能的针刺伤。据统计,在58天的战“疫”中,首批医疗队员未发生过一例针刺伤。

有一段时间,因为医用防护口罩紧缺,院感专家们根据不同区域感染风险,制定口罩分区使用要求,让紧缺的资源优先分配给进入红区医护人员使用。

在污染区,陈建森提出了在N95口罩外加医用外科口罩的办法,既防液体喷溅,又能延长口罩的使用时间。在物资紧缺时期,这一方法也在各个医疗队中普遍推广使用。

经历初期惶恐不安和物资紧缺;中期收治大批病人,医疗队员身心俱疲;到后期大批医疗队支援武汉,收到多方物资捐赠,医疗队终能从容应对。

陈建森说,特殊时期的这些特殊的应对方法,很多防护经验在教科书上是没有的。首批医疗队二进金银潭医院工作,医护均零感染。“结果证明,我们的防护工作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

结束战斗后,陈建森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将前线的院感工作经验运用到实际工作中。

首先,是加强对医院感染病例监测的信息化与预警;

其次,建立院感监测实验室,对新发和突发传染病病原体能够做到早期监测;

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医务工作者的院感意识,尤其要加强医学院校教育阶段的院感教育,让他们在走上临床岗位前对院感工作有系统的认识。

如今,回到热闹的福州,陈建森依然会回想起武汉的日日夜夜。

他想起在武汉的最后几天,有一次,他在武汉三环附近的防洪大坝上散步,迎面走来两位姑娘。

他们问陈建森是不是医生,陈建森说是福建医疗队的。两个姑娘向他深深鞠了一躬,那一刻,他觉得武汉的太阳暖暖的。

武汉空荡荡的街头,载着医疗队员上班的公交车总是开得飞快。

回到福州,遇上久违的堵车,陈建森觉得很亲切。他想,武汉应该也很快能恢复原先的车水马龙了吧。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