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风采

最新新闻

王川:是外科医生,还是一位“美学家”

发布时间:2018-08-17 17:04 字体:      
  • 专家在线:
在福建省各大医院的“乳腺外科”专业领域,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乳腺外科不论从技术力量或专业水准方面,都是当仁不让的“一哥”。
在这支顶尖的团队里,乳腺外科主任王川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他个性“固执”,只要是对患者有利的治疗方案,没有丝毫商量余地;他手术精细,在布满血管神经的胸部、腋窝清除肿瘤,出血量连一块巴掌大的纱布都沾不满。
他笑称自己是“妇联”编外人员,因为专攻乳腺外科治疗领域,让他时刻心系女性的健康和美丽。为了让乳癌女性患者术后能继续拥有美丽和自信,他“修炼”15载成“多面手”,成为一个兼备外科医生和“美学家”两种角色的医生,保证每个患者胸口上的疤痕最小最漂亮,尽最大能力保留乳房和肢体的美观和功能。
很“固执”:
必须全切却想保乳他坚决不退让
初次找王川看病的患者,会觉得他是一个“凶巴巴”的医生,他讲话心直口快,分析病情一针见血,丝毫不留情。而对于给患者选择的手术方案,王川绝对是个性“固执”的人。他认为治疗的目标首先是“治好病”——只要是对病人有利的方案,无论病人如何心存抵触,医生都不能心软妥协。
“主任,我就是想做保乳手术,这样会好看一些。”说话的王女士,半个月前被查出患乳腺癌。一周前,王川叫了王女士及其家人,一起探讨了手术方案,根据其肿瘤的性质、位置、大小等因素综合考虑,必须进行乳房全切手术。如果担心乳房全切后影响形体美观,可以同时进行乳房重建手术。王女士在反复纠结后执意要做保乳手术,然而这个决定被王川一口否决了。
三天前,王女士再次来到王川的办公室,死磨硬泡要王川给自己做保乳手术。令王女士大失所望的是,王川非常固执,不为她的苦苦请求所动容。两方意见无法统一,王川撂下一句话:“如果你想做保乳手术,你去找别的医生,我做不了。”
如果是一个不理智的患者,这个时候会直接谴责王川,或者向医院投诉。然而王川说,他宁愿被患者骂,也不愿意当一个对患者健康不负责任的医生,他也相信病人和家属会客观地接受他的建议。当然,在最后,王女士妥协了,同意王川的乳房全切的手术方案。
王川说,乳房是女性最美的器官,在女性不幸患上乳腺癌的时候,要尽量留住这一份美。因此,从自己专攻乳腺外科专业以来,他一直在为患者追求一个目标:最小的创伤、保留功能的手术,获得相同的治疗效果。因此,对于每一位来找自己的乳腺癌患者,王川始终坚持一个原则:能保乳的他都会尽量为患者保住;同时,对生命健康有威胁的,即便患者苦求保乳,他依旧会坚持己见。
很“人性”:
让患者当“医生”参与治疗决策的讨论
一个患者作为外行人,把自己交给医生,基本上都会按照医生的治疗方案走。而在王川这里,他会邀请患者和家属参与到治疗团队对手术方案和后期综合治疗方案的讨论中。
44岁的刘女士,3年前做了保乳手术,半个月前在自己所住地做了彩超和钼靶X线复查,然而两个检查结果出现分歧,刘女士从网上查询了很多“资料”,有些害怕。刘女士带着两份检查单和报告,找到了自己打听到的王川主任。
拿到刘女士的两份检查,王川没有看诊断结果,而是把刘女士的钼靶片详细端详了好几遍。王川没有直接告诉刘女士,这片子结果是否有问题,而是和她讨论起来,如何看待一个影像资料的检查结果,如何根据检查结果评判风险大小。在和王川不到十五分钟的沟通时间里,刘女士从一开始的害怕,到最后全身都放松下来了。她提出自己不想短期内反复进行钼靶X线检查,王川与之讨论后赞同。刘女士没想到自己能从一个听从的患者,转换成了一个有说话权的角色。
在王川的个人信条里,每个患者都应该是医生的“同盟军”。一起分析各种检查报告,一起探讨什么样的手术方案更适合自己。他从不要求患者一定要按照医生的想法做,而是让患者一起参与治疗决策的讨论。让患者感受到做了手术能获得最大的价值。
王川说,患者有权利对自己的健康进行选择,她做最终决定,一定是自己最能接受、最喜欢的方式,因此,他会让患者参与治疗决策的讨论,只要是对治疗有利的,他都会尊重。
精追求:
不仅是外科医生还是一个“美学家”
“作为一个乳腺外科医生,不仅要是个会开刀的医生,还要是个‘美学家’。”对于乳腺外科医生这个角色,王川认为自己没有与众不同。但有一点,王川很自豪,那就是自己综合实力不是盖的,能将手术做得比同行都“美”。
不管是做保乳手术还是全切手术,王川对刀口大小,开刀位置都十分讲究。对于每一位患者,王川都会将这些问题考虑一遍:患者以后可能要穿泳装,还有可能经常穿低领衣服,或者会很在意胸口的疤痕。因此,在保证“根治性”切除肿瘤的前提下,王川会设计最小的、位置最隐蔽的手术切口。而切口的缝合,王川更是针针精细,伤口缝合后,几乎看不到针脚,只留下一条平整的直线。
而事实上,王川的名气,在省内专业领域里,众人皆知。早在患者群内,王川就有个称号叫“福建第一摸”。但王川说他并不喜欢这个人标签,因为用一个“摸”字来形容技术好,是一种落后的表现。
王川说,靠手摸来识别乳腺病变程度,是30年前的传统老方法,那时候没有更先进的检查手段。但现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能借助更精细的检查设备,能更快发现疾病的萌芽期,这是一种进步。王川认为,作为一个乳腺外科的医生,如果不善于利用这些先进的辅助设备,帮助患者早期发现疾病,不是个有能力,又与时俱进的医生。
王川希望,能从平时的言传身教中,让患者有早发现的意识;再利用自己这近30年的经验,给每一个患者最好的治疗结果。现在,王川和自己的团队,正在进行风险评估、基因筛查、早期诊断等多个乳腺疾病的科研项目,他始终希望,未来的乳腺疾病,不要等到疾病严重了才来治疗,而是能让更多潜在的高危人群,能通过精准的检测手段及早发现异常状态,将癌细胞扼杀在萌芽期。

附件下载

相关新闻